一头一尾中特码
搜索

凝鑄在歲月深處的經典:回憶電影《霓虹燈下的哨兵》

來源:解放軍報 作者:陳清泉 發布:2019-04-18 14:41:29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電影《霓虹燈下的哨兵》劇照。

1962年秋,我接到去葛鑫導演那里報到的通知,參加《霓虹燈下的哨兵》(以下簡稱《哨兵》)劇本階段的工作。葛鑫曾在蘇北解放區從事革命文藝工作,與時任南京軍區政治部文化部部長、改編話劇《哨兵》為電影劇本的作者沈西蒙是老相識。沈西蒙到“南京路上好八連”當兵過程中,根據好八連的事跡與漠雁等合作創作《哨兵》的話劇劇本,由前線話劇團上演之后,好評如潮,引起了轟動。于是葛鑫向天馬廠領導提議將該劇改編為電影。

沈西蒙為了專心致志地進行劇本創作,便離開南京來到蘇州。我至今仍然記得,當葛鑫向他介紹我以后,他竟叫了我一聲:“老陳,歡迎、歡迎!”我當時不過是個士兵級的“小巴辣子”,但跟他握手之間,我見首長的忐忑便減去了幾分。

沈西蒙寫完一個章節,常常要念給我們聽,還要問:“老陳,你有什么意見?”一開始,我覺得是在關公面前舞大刀,往往吞吞吐吐。他笑著對我說:“老陳,盡管大膽說,你剛才的意見不是很好嘛!”他的這番話使我增加了自信,減少了顧慮。

劇中人春妮,看到丈夫陳喜在南京路“香風”的襲擊下有些昏昏然了,便給陳喜寫了一封長信。這封信,沈西蒙寫得情懇意切,扣人心弦。他寫完后,叫來葛鑫和我,聽他讀信。聽完,極易動感情的葛鑫已經泣不成聲,而我也淚水漣漣。沈西蒙在感情澎湃中寫了這封信,其藝術效果顯而易見。

在《哨兵》籌備階段開始后,廠里決定邀請“八一電影制片廠”導演王蘋來上海,與葛鑫聯合導演這部戲。

王蘋到滬后,與沈西蒙把劇本“理”了一通。從他們的討論甚至是爭論中,我看到了他們之間深厚的創作友誼。經過這次討論,劇本的一些弱點得到了彌補。有一場戲,本來是在好八連的宿舍中進行的。王蘋說,宿舍的空間窄小,在場面調度上受到制約,不如改到南京路先施公司門口,不但鏡頭好“耍”,而且更符合規定情景。沈西蒙一聽,馬上表示贊成。像這種被王蘋“拉”出去的戲很多,打破了舞臺框框,使這出舞臺戲的電影化程度大大地提高了。

在分鏡頭過程中,王蘋導演的藝術才華得到充分展示。她特別注意刻畫劇中人物心理變化的那些場景,十分注意鏡頭大小和移動、鏡頭分切和組合時所產生的節奏感來渲染角色的心理活動,使潛臺詞得到充分的發掘。比如春妮來部隊探親的那場戲。王導將這個“重場戲”劃為四個段落,營造了情節的跌宕起伏,渲染了劇中人情緒的四次感情波瀾。她充分利用鏡頭形成了當緩則緩、當快則快的畫面組合,讓觀眾從劇中人的全身到他的局部,甚至是眼部的變化,去感受角色的情緒。在我看來,王導是“耍鏡頭”中的高手。

她啟發演員的功夫也是一流。她稱演春妮的陶玉玲為“甜妞兒”,要求陶玉玲在探親這場戲里甜得賽過蜂蜜。她對陶玉玲說:愈甜就愈讓人感到春妮內心中的熱,也就愈能襯托出陳喜的冷。陶玉玲沒有辜負導演的期望,她在銀幕上的表現,征服了不知多少觀眾。

《哨兵》的演員十分強大,幾乎全是前線話劇團演出此劇時的原班人馬,可謂精兵強將齊聚一堂。他們的演出曾經受到周恩來總理等中央領導的贊揚,是新中國話劇發展史上的一段佳話。他們聯袂來到上海天馬電影制片廠的攝影棚中,為電影藝術畫廊增姿添彩,受到了全廠上下的熱烈歡迎。

誰也不會想到,在參加革命前,宮子丕居然是一位農村私塾的教書先生。但他卻把魯連長演得出神入化。宮子丕的臺詞處理能力極強,在角色語言的個性化上下了大功夫。比如,連隊集合時,他指揮大家唱軍歌,只聽他用那特有的語調說“我起個調”,然后又用他那與眾不同的手勢來指揮。我目睹他的一招一式,不得不承認,這就是一位出色的演員的魅力所在。

袁岳演的趙大大,是個充滿了樸實階級感情的戰士。袁岳本人身高個大,化妝師又將他的臉涂得黑里透紅,讓他成為飽經風霜而十分健壯的漢子形象。然后他將一套大號粗布軍衣往身上一套,現出了一副英勇而威武的模樣,透出了內在的樸實、率真。他十分注意挖掘人物的內在情緒和沒有說出口的潛臺詞,將這位樸實無華、極其可愛的人物立體化地呈現在觀眾眼前。

在回憶與這些優秀演員的相處時,不能不寫一寫飾演炊事班老班長的劉鴻聲。他運用年長者說話時易停頓的特點,把語言處理得十分個性化。在送陳喜、趙大大、童阿男赴朝參戰時,他講了幾句內涵豐富、讓人動情的話語,把這個慈祥、樸實的老頭兒像父親般的愛,盡情地渲染出來了,讓許多觀眾眼眶發酸。

《哨兵》的演員隊伍陣容強大、各種行當齊備,其他一些很出色的演員就不一一敘述了。他們中的許多人都以超凡脫俗的藝術技巧和深厚的軍隊生活底子,塑造了各式各樣鮮活的藝術形象,烘托著上述主要人物,從而使他們的演出十分完整,在表演藝術這本碩大的書籍中,寫下了輝煌的一章。

我能參加電影《哨兵》的攝制工作,與那么多的影劇藝術家朝夕相處,從他們的人品與藝德中汲取營養,這是我莫大的幸運。這些人中的大部分已經離我們而去,但他們創造的銀幕形象仍十分鮮活地留在人們的記憶中,他們通力合作給電影寶庫留下的財富將繼續煥發光彩。

(文章有刪減,作者為原上海市電影局副局長。崔旭、譚卓廷整理)

責任編輯:袁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cbfew.icu域名使用側邊欄!
一头一尾中特码 好运快3预测软件 彩天地官网 必赢客pk10软件xiazai 欢乐斗地主怎么跟好友玩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急速16稳赚挂机模式 时时彩计划导师群 山东时时11夺金 推筒子二八杠app安卓版 时时彩四星稳赚平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