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一尾中特码
搜索

新疆石河子:70年,軍民攜手托起“戈壁明珠”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李 蕾 王子冰 發布:2019-04-18 02:15:03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新疆石河子,一座由軍人選址、軍人設計、軍人建造的城市。

4月初,天山北麓,春風又至。在綠意與芳菲的點綴下,這座號稱“戈壁明珠”的城市更顯繁華與美麗。城市的主干道上,車流不息,人頭攢動,一座座現代化的樓房和商鋪鱗次櫛比。誰能想到,70年前,“石河子”的面貌如同其名,只是一條東西向的卵石溝。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軍民攜手托起“戈壁明珠”

——從軍墾歷史看新疆石河子城市建設和發展

■解放軍報記者 李 蕾 通訊員 王子冰

新疆石河子,一座由軍人選址、軍人設計、軍人建造的城市。

4月初,天山北麓,春風又至。在綠意與芳菲的點綴下,這座號稱“戈壁明珠”的城市更顯繁華與美麗。城市的主干道上,車流不息,人頭攢動,一座座現代化的樓房和商鋪鱗次櫛比。誰能想到,70年前,“石河子”的面貌如同其名,只是一條東西向的卵石溝。

激情燃燒,在荒原之上開墾邊疆新城

巨大的木犁需要七八個人才能拉動;“地窩子里的新房”展示著第一代老軍墾新家的樣子……踏入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軍墾博物館,那段激情燃燒的屯墾歲月浮現在眼前。

在老軍墾陸振歐的記憶中,解放軍是1950年來到石河子的。當時,除了飛沙走石,這里一無所有,但官兵沒有退縮,他們抱著誓要建成“共和國軍墾第一城”的決心,戰冰雪,斗風沙,在亙古荒原上拉開第一把犁,紡出第一縷紗……

1951年,軍墾官兵在石河子修筑道路14.7公里,建成土木結構平房733間,為這座城市勾勒出道路骨架和城市輪廓。到了1952年,城市建設開始大步前進。

“那一年,主體4層的二十二兵團機關辦公樓及大禮堂、志愿軍招待所等一批磚混建筑相繼落成,石河子這片土地上出現了第一批樓房。”陸振歐指著眼前的博物館說,二十二兵團機關的辦公樓是當時石河子樓層最高、規模最大的樓房,是“軍墾第一樓”。

“軍墾官兵建設石河子,給我們留下豐富的紅色記憶,比如,王震將軍銅像、軍墾第一犁、小李莊軍墾舊址……這些都是生動鮮活的紅色教育載體。”兵團第八師石河子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嚴萍介紹,近年來,他們深度挖掘軍墾資源,有效保護和利用了大量勞動場址和紅色文物,將愛國主義和革命傳統教育逐漸打造成石河子一張靚麗的紅色名片。

感恩進取,在幸福城市續寫光輝業績

每天傍晚,伴隨著動感的音樂,城市中的男女老少會聚在石河子廣場跳起歡快的舞蹈。在這里生活了50多年的王紅玲對記者說:“這里空氣好、環境美,我常常和老朋友來跳健美操,從心里感謝黨給我們帶來的美好生活。”

石河子曾被評為“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市政工作人員介紹,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對城市暢通工程、城市生態和園林項目、軍墾風貌區建設等工程項目進行詳細規劃,力圖將石河子打造成外有顏值、內有氣質的區域性中心城市,著力提高各族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幸福除了守望,還需要奮斗。”在市政部門工作的蒲林,于1983年從新疆財經大學畢業后來到石河子。他清晰地記得,當時和他同一批入職的工作人員都擠在幾間矮小的平房里辦公,當年全市財政收入年均不足4000萬元。如今,該市全口徑財政收入已經達89.1億元。

俯首勤耕,歲月流金。軍墾博物館中的糧票、木犁猶在訴說著那段艱苦奮斗的時光,而現今的師市奔涌著不息向前的經濟發展大潮。兵團第八師黨委書記、政委,石河子市委書記董沂峰告訴記者:“近年來,借著‘一帶一路’的東風,石河子市吸引了大量資金、項目、人才和產業,經濟運行呈現出逐年向上跳躍的喜人態勢。”

新疆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組建于?1996年7月,當時年產值只有1.58億元。目前,該集團總資產規模已達上百億元,研發的滴灌系統已累計推廣近8000萬畝土地,創造了中國節水灌溉技術首次向國外大規模輸出的紀錄。

據統計,目前,石河子市轄區內有14所大中專院校,18所科研機構,5個國家級開發區、高新區和科技園區,以及1300余家工交建商企業。

改善生態,創造“人進沙退”的綠色奇跡

“聯合國改善人居環境最佳范例獎”“中國人居環境獎”“國家園林城市”“全國綠化先進城市”……近年來,石河子在生態建設上先后獲得一系列殊榮。兵團第八師副師長馬朝鑫說,1950年,這里還是一片風沙肆虐的不毛之地。

有人說,人類文明是從砍倒第一棵樹開始的。然而,石河子卻截然相反,它的發展是從種樹開始。以樹為城是石河子的一大特色,第一代墾荒者在王震將軍的率領下,于建場之初就定下了“先栽樹,后修路,以樹定路,以樹控制規劃”的發展思路。

一五〇團所在地曾經是一個幾乎不見綠色的地方。60多年前,風沙肆虐,黃沙侵蝕著農田。一五〇團官兵將胡楊樹種撒在沙漠邊緣,經過近10年努力,終于探索出通過人工方式育苗和栽種野生胡楊的經驗。70年間,在幾代軍墾人的努力下,這座城市擁有了一條以喬木為主、喬灌結合的四級生態防護綠色屏障。

王效英是1950年從四川參軍來到石河子的,被軍墾人親切地稱為“樹媽媽”。“那時候石河子還是個大戈壁灘,風沙特別大,人面對面都看不見,種樹在那時被認為是異想天開,一鐵鍬下去全是石頭,水分很難保持。”王效英說,1960年大旱,連莊稼都澆不上水,更別說澆樹了,她急得跑到兵團司令部哭。第二天,兵團領導把她叫去:“寧可旱死三畝田,也不能旱死一棵樹,水已經給你們派了,抓緊吧!”

一茬茬軍墾人耐住性子,接力奮斗,創造了“人進沙退”的綠色奇跡,用雙手托起了石河子這顆璀璨的“戈壁明珠”。如今,該市綠化覆蓋率已達到42%、人均公共綠地面積12平方米。

“它是這樣漂亮/令人一見傾心/不是瀚海蜃樓/不是蓬萊仙境/它的一草一木/都由血汗凝成……”《年輕的城》是艾青為石河子寫下的詩,字里行間流露著對這座邊疆新城的贊美。記者相信,在軍民的共同建設下,這座朝氣蓬勃的城市定會創造更多奇跡,展現出更美詩意。

責任編輯:王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cbfew.icu域名使用側邊欄!
一头一尾中特码 为什么玩不过时时彩赢了又输 体彩电子投注单有实体票吗 通比牛牛口诀 11选5模拟追号 来几局百人牛牛有规律不 至尊国际游戏网址 欢乐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新疆时时开奖上银狐网 澳门赌龙虎技巧 二人麻将在线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