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一尾中特码
搜索

“安全先生”連任,中東局勢難解

來源:中國軍網-中國國防報 作者:王 晉 發布:2019-04-15 15:08:54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4月10日,以色列大選結果出爐,以色列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和其他右翼政黨共計斬獲65個席位,以色列國防軍前總參謀長班尼·甘茨領導的中間派聯盟藍白黨宣布敗選。內塔尼亞胡表示已著手組閣談判。更多內容請關注4月15日《中國國防報》——

“安全先生”連任,中東局勢難解

■王 晉

以色列民眾在競選海報前走過

4月10日,以色列大選結果出爐,以色列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領導的利庫德集團和其他右翼政黨共計斬獲65個席位,以色列國防軍前總參謀長班尼·甘茨領導的中間派聯盟藍白黨宣布敗選。內塔尼亞胡表示已著手組閣談判。在美國特朗普政府近期高調宣布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主權”,并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定義為“恐怖組織”的背景下,以色列此次選舉將如何影響未來中東地區地緣政治格局,成為外界關注的重點。

執政時間最長的總理

“中東在線”新聞網站評論稱,內塔尼亞胡即將開啟第5個總理任期,超過開國總理大衛·本古里安,成為以色列歷史上執政時間最長的總理。長期以來,內塔尼亞胡通過自己強硬的對外政策,尤其是對巴勒斯坦的強硬態度,在以色列國內贏得“安全先生”的美譽。

除善于把握以色列國內民眾政治心理外,內塔尼亞胡另一個優勢在于能夠聯合諸多政黨組成執政聯盟。在過去十幾年,內塔尼亞胡在各個政黨之間縱橫捭闔,不僅能夠拉攏與自己政治理念相近的右翼政黨,而且能夠適時向中間甚至左翼政黨拋出“橄欖枝”。比如,在2013年大選后,為順利組閣,內塔尼亞胡邀請中間派政黨“未來黨”領導人雅伊爾·拉皮德擔任財政部長,在2015年大選后,內塔尼亞胡還一度邀請左翼工黨領導人赫爾佐格擔任外交部長。

此外,內塔尼亞胡本人英語流利,有非常強的外交能力,特別善于突出安全議題在各國領導人之間為自己的強硬立場辯護,并以此作為他的“加分項”。此次大選前,內塔尼亞胡不僅頻繁接待造訪以色列的拉美和歐洲領導人,還主動前往美國參加“以色列-美國公共關系協會”年會,并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舉行會談。

特朗普政府是助選員

近期,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互動頻繁,為內塔尼亞胡在此次選舉中起到一定加分作用。為表達對內塔尼亞胡的支持,在選前不久,特朗普在“推特”上發文稱:“52年過去了,美國全面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的時候已經到來。該高地具有極大戰略價值,不僅對以色列國家安全極為重要,對地區安全也很重要。” 特朗普的舉動受到內塔尼亞胡支持者的贊賞,一位內塔尼亞胡的支持者甚至表示:“特朗普總統創造了歷史。”

以色列《耶路撒冷郵報》報道稱,當地時間4月1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致電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祝賀他贏得第5任期。特朗普表示,內塔尼亞胡連任增加了中東的和平機會。內塔尼亞胡則感謝特朗普對以色列的大力支持,他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特朗普在飛往得克薩斯州途中,從“空軍一號”上打電話給他,“特朗普向我和以色列人民祝賀,我則感謝他大力支持以色列,包括承認耶路撒冷和戈蘭高地”。

對此,有媒體評論稱,美方近期在耶路撒冷地位、戈蘭高地歸屬等問題上給了以方尤其是內塔尼亞胡政府“充足底氣”,內塔尼亞胡近期展開密集外交,包括選舉前一天感謝美國總統特朗普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滿足了以方請求和利益。內塔尼亞胡此舉意在凸顯自己在處理與美國等大國關系方面有資源、有優勢。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和以色列的關系,并不是簡單的“影響與被影響”關系,事實上,以色列在敘利亞問題、巴以問題和伊朗問題上,具有相當大的自主性。從奧巴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以色列在敘利亞境內的軍事行動,大多都是自己決定,不會與美國提前溝通。

中東局勢難改觀

“以色列大選結果將決定中東和平的未來。”以色列大選投票當天,眾多國際媒體對以色列這次選舉作出評論。對此,有分析稱,以色列國內右翼思想占主導,難以在短期內發生根本性轉變。近年來,絕大多數以色列民眾對安全威脅的感知不斷加劇,以色列民眾希望能夠有一個奉行強硬政策的領導人,帶給國家安全感。內塔尼亞胡及其領導的右翼政黨利庫德集團的施政理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以色列國內社會的主流意見。以色列政府秉持的“伊朗威脅論”“哈馬斯威脅論”“黎巴嫩真主黨威脅論”等,都是以色列國內社會擔憂的具體體現。未來,以色列外交政策很可能繼續保持強硬姿態。

阿拉伯媒體認為,內塔尼亞胡當選,對阿拉伯人來說不是好事,他的強硬立場和右傾思想將成為阿以談判的障礙。尤其是,內塔尼亞胡在戈蘭高地等問題上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袒護和支持,這對阿拉伯人來說不亞于“災難”。以色列誕生新總理后,將進一步邊緣化巴勒斯坦問題。巴以關系成為此次選舉“冷門”話題,凸顯巴勒斯坦問題“被邊緣化”的困境和態勢。

伊朗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不斷提升,促使以色列和部分阿拉伯國家公開走近。以色列試圖通過拉攏敵視伊朗的阿拉伯國家,遏制伊朗影響力。這樣既可“分化”阿拉伯世界反以陣營,也可把國內和國際社會的視線從巴以問題轉移開來。未來,以色列對外政策強硬化、右翼化趨勢不會改變,打壓伊朗、將巴以問題邊緣化的方向也不會改變,仍將繼續攪動中東局勢。

責任編輯:李景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cbfew.icu域名使用側邊欄!
一头一尾中特码 网投极速赛车 福彩3d试机号286历史统计 500万彩票极速赛车冠亚 上海时时分析方法 lg飞艇开奖官网 微信二八杠连接怎么下载 pc28在线开奖组合预测网 竞彩篮球比分 香港管家婆料大全2019 极速快三怎么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