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一尾中特码
搜索

哪個女孩不愛俏?只因使命擔在肩

來源:新華社 作者:李國利、徐毅 發布:2019-04-18 09:02:1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轉隸才一年多,女兵王雯雯的心就變“野”了。這不,一聽到今年還有機會參加實兵演練,她的眼睛頓時睜大發亮,面部表情被瞬間點燃。

“太好了!”她興奮地說,“去年我們跟男兵一起參加演練,不僅坐上了直升機,開上了突擊車,還打上了狙擊槍。”

王雯雯是陸軍第75集團軍空中突擊某旅指揮通信連的一名話務員。自2012年入伍以來,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機房里接轉電話,從未參加過大場面軍演。

記者在旅總機值班室見到她時,她剛接轉完電話。話里提到的演練,是她第一次參加的實兵演練,也是她所在旅全程按打仗要求組織的一次空中突擊跨域奪控演練,實兵實彈實裝。

那是個難忘的夏天,西北戈壁,烈日炎炎。王雯雯等8名通信女兵以戰斗員身份,全副武裝搭乘直升機“蛙跳”至目標空域,懸停、開艙、抓繩、索降、落地,快速形成戰斗隊形直插“敵”縱深。

“我是右翼狙擊手,擔負對‘敵’暗堡進行火力壓制的任務。”王雯雯說,“全程扛著26斤重的狙擊槍,僅從體力來講就是個不小的挑戰。”

事實上,面臨挑戰的遠不止王雯雯一個,而是她所在部隊的所有將士。

2017年,王雯雯所在部隊首次出現在人民軍隊戰斗序列。“空中突擊”,成為外界高度關注的熱詞。

背記號碼、接轉電話……起初,從軍分區所屬部隊調來的王雯雯,工作與之前并無變化。很快,機降、抗眩暈等課目訓練就由男兵拓展至女兵。

“空中突擊部隊是陸軍從平面作戰向立體作戰轉型的新型合成作戰力量,也是國防和軍隊改革后成立的新質作戰力量,使命艱巨、責任重大,從旅領導到普通一兵,不允許任何人缺席掉隊。”旅政治委員嚴國正說。

從固定通信臺站的話務執勤人員到全副武裝、機降狙擊的“女特戰隊員”,王雯雯和戰友們經歷了怎樣的訓練?

指揮通信連的女兵們說,聽說要進行機降等和男兵一模一樣的課目訓練時,她們跟王雯雯一樣,第一反應都是興奮。

“沒上訓練場時,我們很有熱血。”班長字媛藝說,“可第一次爬上6米高的機降平臺,光是往下看就覺得恐懼,小腿直打哆嗦。”

第一次機降訓練,厚厚的保護墊上有仰著的、趴著的、側著的……字媛藝笑言:“沒想到,我們摔出了各種高難度的造型。”

訓練中,由于臂力不夠又沒有完全掌握動作要領,女兵們徹底摔出了心理陰影。2018年3月,從10米高的機降平臺進行訓練開始當天,她們望“臺”止步,沒人敢跳。

冷場之時,字媛藝主動站出來說:“我來跳第一個。”

眾目睽睽下,全副武裝的她把心一橫,抓繩便滑。沒想到繩子貼得過近,在滑降過程中,字媛藝的臉與繩子持續摩擦后被嚴重燙傷。

戰友們驚呼著圍上來,字媛藝卻淡定地說:“沒事,下一個,繼續。”

短短7個字,女兵們重拾信心,一次次爬上高臺,又一次次從上滑落。3個月后,她們全部通過機降課目考核。

“真不擔心臉上留下傷疤嗎?”記者問。

“哪能呢!當時女兵們的訓練熱情不高,我心里著急啊,只能假裝說‘沒事’。”字媛藝說。

是啊!哪個女孩不愛俏?只因使命擔在肩。

武裝越野,3公里剛起步,5公里是標配;轉滾輪,一圈轉不了就從半圈開始,十次不行就百次千次;與直升機合練,每人都帶上塑料袋,吐了也不放棄……一年多來,女兵們從基本的體能練起,從最基礎的動作學起,全身瘀傷遍布,兩手青紫紅腫,雙肘反復結痂,沒有一個人缺席過一次訓練。

“訓練雖然很苦,但我們練得很快樂,因為我們是個團結拼搏的集體。”女兵陳余加說,“小病小傷,忍忍就過去了。我們絕不能給集體丟人。”

翻開這個旅的新年度訓練計劃,記者注意到,他們今年承擔的大項任務很多很重,訓練強度密度都有所增加,新型陸軍部隊正插著“鋼鐵翅膀”快速騰飛。

“全員參訓不是為了好看好聽,而是因為打仗之需、勝戰之要。”旅政治工作部主任成曉勇說,

值班結束后,王雯雯又來到訓練場跑5公里。“我首先是個兵,其次才是個女兵。”她說,“練兵備戰沒有終點,必須時刻做好上戰場的準備。”

新華社南寧2月18日電)

責任編輯:宋麗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cbfew.icu域名使用側邊欄!
一头一尾中特码 分时指标稳赚公式 时时彩怎么买龙虎技巧 鼎盛国际博彩合法吗 天津时时现场开奖直播 雪缘园即时比分直播 pk10技巧实战 爱配资怎么样 百人炸金花怎么玩 广西时时彩 押大小单双的好方法